塞內加爾2比1宰波蘭 非洲球隊本屆世足首勝

走進大陸地下教會 聚會中警方來電關切

發稿時間:2018/05/20 11:29

最新更新:2018/05/20 11:47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5月是天主教的聖母月,許多信徒到上海佘山天主教堂朝聖。圖為兩名女子19日在朝聖途中,向其中一幅耶穌受難的「苦路圖」禱告、讀經。(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張淑伶上海攝  107年5月20日5月是天主教的聖母月,許多信徒到上海佘山天主教堂朝聖。圖為兩名女子19日在朝聖途中,向其中一幅耶穌受難的「苦路圖」禱告、讀經。(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張淑伶上海攝 107年5月20日

(中央社記者張淑伶上海特稿)沒有傳統天主堂華美莊嚴的禮拜大廳,這個位於上海郊區的教會格局有如一般家庭,事實上,它確實就是個住宅。祭台、跪墊、唱詩、彌撒樣樣齊全,只是教友不確定,這個場所能不能撐到今年底。

5月初,在這間被歸類為「地下教會」的天主堂裡,彌撒進行到一半,神父放在小房間的手機突然響了。神父說,是公安打來的,一名教友接過了手機,把它切斷,儀式繼續進行。神父必須帶著手機舉行彌撒,這本身就不尋常。

放眼望去,約130多名教友擠滿了房子,8成以上是頭髮灰白的長者,其中有些已經80歲以上,女性為主。

他們來自附近一個天主教村莊,祖祖輩輩信奉天主,可上溯至19世紀中葉清朝道光年間,直到近年政府拆遷,搬到附近的社區,就繼續在社區裡尋找適合做禮拜的地方。

教會的張姓女教友憂心,現在中國官方規定不能向未成年人傳教,甚至有些教會張貼禁止未成年人進入的公告,教會裡的年輕人會愈來愈少,「這裡(信仰)本來都是世世代代傳下來的。」同時她也感嘆,現代人信仰基礎薄弱,「今天有事,就不來教會了。」

外界估計,中國大陸有約1200萬名天主教徒,其中半數屬於不服從教宗領導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另外一半則是忠於梵蒂岡的非官方地下教會。這樣的分別,始於1957年中國天主教愛國會成立,中國官方開始自行任命境內教區的主教。

他們信仰同一位神,採用同樣的禮拜儀式,同樣渴望和梵蒂岡建立聯繫,也同樣了解中國「國情複雜」,只是兩派信徒之間,多數並不交流。

今年3月,外界盛傳中國和梵蒂岡即將簽訂主教任命協議的時候,在官方認可的山西省太原天主教堂,一名中年信徒回應中央社記者的詢問表示,「和梵蒂岡簽協議是很好的事,信徒們都很期待。」他說,梵蒂岡是信徒的中心,能直接和梵蒂岡建立聯繫很好。

另一方面,他又認為中國政治環境特殊,如果中國和梵蒂岡建交,政府對教徒活動的規範可能會更多,因為擔心受到來自外國的影響。且即使中梵建交,他認為幾年內都不可能出現允許教宗到訪以及萬人空巷的歡迎畫面。

被問及地下教會的信徒會怎麼想時,他有些結巴:「這不好說,地下教會嘛,這很敏感。」

張姓教友告訴中央社記者,地下教會的神父比較辛苦,官方體制內的神父比較有安全感、有經濟的保障。

但她所屬的教會信徒從不走入官方認可的教會,即使是去上海最有名的佘山天主教堂朝聖,也寧願聚集在教會外的戶外園區。「這是一種態度,」她認為,官方教會神職人員還兼任政協委員這些政治身分,是「搞政治的」,不應如此。

信仰的核心畢竟是神而不是人類的制度,像張姓教友這樣堅決不走入官方教會的信徒有多少呢?望著100多名相聚做彌撒的教友,她說,「會離開的,很多年前就離開了。這些都是不會走的。」她所知道的地下教會大多如此。

若是中梵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她說,「我們地下的信徒肯定都不喜歡梵蒂岡這個決定,否則堅持了那麼多年一點意義都沒有,神父坐牢都白坐了。」但她也說,會遵從教宗的決定。

客觀來說,讓他們分裂的,是政治操作,而不是信仰差異。如今,梵蒂岡企圖用政治的方式消弭這兩派信徒的隔閡,但遇上「黨管一切」的中國共產黨,若因此改變了選擇任命主教的原則、甚至向中共管控教會的方式妥協,長期而言,傷害的可能會是信仰本身。

大陸官方對待這兩派教友的態度也不同。每年5月是「聖母月」,有數以萬計的信徒到上海佘山天主教堂朝聖,但卻有公安要求地下教會的神父,不要讓信徒去佘山,認為人太多容易有狀況。

zoom in 官方認可的天主教會,教堂建築宏偉莊嚴。圖為19日在上海佘山天主教堂,許多信徒來此朝聖及望彌撒。(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張淑伶上海攝  107年5月20日官方認可的天主教會,教堂建築宏偉莊嚴。圖為19日在上海佘山天主教堂,許多信徒來此朝聖及望彌撒。(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張淑伶上海攝 107年5月20日

華爾街日報9日引述學者說法報導,北京正嚴控宗教事務,中梵雙方短期內恐難簽署協議。

今年2月大陸實施新版宗教事務條例後,警方對張姓教友所屬教會的控管加劇,公安還要求神父申報財產,交出教友的奉獻。

事實上,警方對地下教會的聚會情況暸若指掌,每月都會和神父約談要求報告,一些神父基於牧養需要,也會和警方維持良好互動。警方管控的鬆緊,端看國家整體政策的要求。情勢較緊張時,譬如最近,教會會臨時調整聚會時間防止警方突擊現場。

面對官方打壓,張姓教友展現堅定的意志,她說大不了回到從前秘密聚會的日子,「我們不害怕,實在沒彌撒就自己在家裡做。不管發生什麼事,有天主在擔當。說不定這也是天主的意思,要考驗我們大陸教友。」(編輯:翟思嘉)107052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