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難也要堅持 徐嘉彬:博物館就該活得精彩

發稿時間:2018/02/24 15:06

最新更新:2018/08/09 21:47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從台灣各地老屋上搶救下的花磚,每片都是立體浮雕手工彩繪,每一片花磚背後都蘊藏一棟古厝、一個家族的故事。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從台灣各地老屋上搶救下的花磚,每片都是立體浮雕手工彩繪,每一片花磚背後都蘊藏一棟古厝、一個家族的故事。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台灣花磚文藝復興系列3(中央社記者謝佳璋、黃鈺嵐嘉義24日電)台灣花磚古厝由一群搶救花磚、力求保護台灣老文物的年輕團隊創立,但理想總得遭逢現實考驗,透過文創發展以及尋求政府協助、企業支持,他們在堅持低商業化的經營模式下,打造溫暖精彩的花磚博物館。

位在嘉義市林森西路的台灣花磚古厝,近期在許多媒體上頻頻曝光,成為民眾造訪嘉義時的人氣打卡景點之一,每到假日,小小的展示空間內總是擠滿慕名而來的人潮。

一推開門,兩邊牆上滿是色彩斑斕的花磚,清楚體現詩人徐志摩那句「數大便是美」,鮮豔色澤完全感受不出這些都是歷經百年歲月滄桑的老文物。嵌在木框中的花磚圖案多變,各式鳥獸、花草、水果、幾何紋樣總感覺有些遙遠,卻又帶點熟悉。

也許那是你我幼時朦朧記憶的一部分,那些在老家古厝一隅、被淡忘的一角的小東西,如今卻以排山倒海之姿攤在眼前,成為串起現代與早年台灣社會文化的關鍵。

一推開門,兩邊牆上滿是色彩斑斕的花磚,清楚體現詩人徐志摩那句「數大便是美」,鮮豔色澤完全感受不出這些都是歷經百年歲月滄桑的老文物。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一推開門,兩邊牆上滿是色彩斑斕的花磚,清楚體現詩人徐志摩那句「數大便是美」,鮮豔色澤完全感受不出這些都是歷經百年歲月滄桑的老文物。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源起於英國維多利亞瓷磚,日本人在明治維新後大量仿製外銷,並於日治時期引入台灣,讓台灣發展出屬於自己獨特的花磚文化。

原先只想著搶救、保存花磚的台灣花磚古厝創辦人徐嘉彬等人,2015年因緣際會得知林森西路上這棟見證台灣繁盛林業史的百年歷史的木材行恐遭拆除,決定將其買下,改裝成花磚博物館,讓兩段歷史在此交織。

最窮卻最溫暖 有溫度的花磚古厝

徐嘉彬希望打造的,是民眾容易親近的、讓大家感受到溫度的博物館,同時包含許多扎實的台灣歷史記憶、文化內涵,「這是我們比較引以為傲的」。

「我們是台灣最窮的博物館,應該是。」徐嘉彬笑著說,所有館藏都不是花錢購入,所有館藏都是一片片親手救回來的,「它是有感情、有溫度的博物館。」

台灣花磚古厝內的花磚牆,記錄百年前的美好,一旁的照片訴說著搶救的過程,地板上搶救回來的花磚訴說著每一個老屋的故事。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台灣花磚古厝內的花磚牆,記錄百年前的美好,一旁的照片訴說著搶救的過程,地板上搶救回來的花磚訴說著每一個老屋的故事。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就連改建成博物館的老屋本身,也是徐嘉彬斥資新台幣1500萬元買下,雖然當時透過嘉義市政府獲得「舊屋力」專案資助,但徐嘉彬表示,30萬元補助真的也只能說是杯水車薪,可能一、兩天的維修作業就花完了。

徐嘉彬等人研究也營救台灣花磚20年,累積起來的史料及知識量相當豐富,儘管迫不及待想向眾人推介,但必須面對的現實問題依然存在。

即使台灣花磚古厝擁有龐大資料庫,但該如何將這些資料更好地展示在大眾眼前,他們也仍在摸索進步。

徐嘉彬說,就像他想把大量的老照片數位化,那又是一份龐大的支出,不得不承認,那些資源成本都需要外界支持。

目前參觀台灣花磚古厝僅收取清潔費新台幣50元,且可折抵館內消費,古厝內導覽也屬免費服務,可說是相當親民的博物館。但在推廣花磚文化的理想面與博物館經營的現實面之間到底該如何平衡,確實讓徐嘉彬等人花了不少心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