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編劇團領新銳導演 跨世代並肩作戰

發稿時間:2017/12/10 13:13

最新更新:2017/12/10 14:13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金鐘編導黃志翔(中)於2010年成立「列夫特文化」製作公司,成員包含曾獲金鐘戲劇節目編劇獎的彭盛青(左2),偶像劇「命中注定我愛你」編劇之一的黃新高(右2),還有新生代導演簡學彬(右)及編劇張智昇(左)。中央社記者江佩凌攝 106年12月10日金鐘編導黃志翔(中)於2010年成立「列夫特文化」製作公司,成員包含曾獲金鐘戲劇節目編劇獎的彭盛青(左2),偶像劇「命中注定我愛你」編劇之一的黃新高(右2),還有新生代導演簡學彬(右)及編劇張智昇(左)。中央社記者江佩凌攝 106年12月10日

(中央社記者江佩凌台北10日電)投入影視圈20年資深編劇黃志翔,曾獲金鐘最佳編劇肯定,近年他跨域導演及製作人領域,更和幾名編劇友人共組團隊,並帶領新生代編導並肩作戰,挑戰從劇本到拍攝製作一條龍。

黃志翔曾以電視劇「名揚四海」獲得金鐘獎最佳編劇獎,他於2010年成軍的「列夫特文化」,成員包含曾以知名電視劇「白色巨塔」獲金鐘戲劇節目編劇獎的彭盛青、偶像劇「命中注定我愛你」編劇之一的黃新高,還有新生代導演簡學彬及編劇張智昇。

1992年開始投入劇本創作的黃志翔,日前在台北接受中央社專訪,談及當年編劇圈生態,黃志翔回憶,當時多由幾名資深編劇統籌帶領幾名編劇討論「分場」後,就分別拆給大家寫劇本,寫完即繳交出去。

早期編劇以接電視台或製作單位案子生產劇本為主,但彭盛青感慨說,幾次合作後經常發現,「有些劇本非常棒,但怎麼被拍成這樣?」最後拍出來的影像成品,往往和編劇構想的劇本內容落差很大。

到了1997年,黃志翔則和幾名年輕編劇共組團隊,以較嚴謹的制度陸續完成改編自小說的「流氓教授」、「望鄉」等代表作。

但這樣的編劇團隊在當時維持並不久,黃志翔比喻「大家比較像合作社一樣,也是有志一同而聚在一起」,因此合作幾部劇本後,部分編劇開始獨自出去接案,盡管現在有人一方面在大學教課,一方面持續創作好作品,在黃志翔眼裡,「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走法」。

之後黃志翔決定從編劇跨域到導演領域,並自組編劇團隊創立「列夫特文化」製作公司,而踏出第一步就是2012年在公視推出的「小孩大人」,該作不僅獲金鐘5項提名,黃志翔更雙料入圍導演及編劇獎項,之後更受台視邀請於2014年拍出「新世界」,入圍當年金鐘4項提名。

今年「列夫特」更和公視合作拍攝電視電影「乒乓」,邀來北影影帝吳慷仁飾演高中桌球隊嚴格教練,吳慷仁曾透露接演原因表示,在他看到「新世界」後就一直想和黃志翔合作,因此在同時軋偶像劇片約滿檔情況下,仍義不容辭接演。

團隊從故事討論、劇本撰寫到拍攝後製每一環節都是一條龍,黃志翔說,他和彭盛青、黃新高現已超過50歲,30幾歲的簡學彬則是從「小孩大人」就開始參與,並由簡學彬執導「乒乓」,而黃志翔則擔任製作人,近年更有20幾歲的編劇張智昇加入團隊,黃志翔說:「一方面是經驗傳承,另一方面是同時能培養新秀。」

但台劇市場要和來勢洶洶的韓劇、陸劇競爭,在黃志翔眼裡,近10年的韓國電影、韓國電視劇等「韓流」能驚人崛起,在於他們很多人才是亞洲甚至是全球市場裡頂尖的工作者。

就黃志翔觀察,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衝擊全球,當時的韓國有很多海外頂尖好手回國,遞補國家整體文化產業包含音樂、電影、電視等,因而陸續產生電影和戲劇的風潮。

黃志翔指出,韓國的市場開始擴大後,導演、編劇等創意人才,才有較大的空間能一年專注寫一部戲,加上銷路不侷限韓國,還能做到亞洲多國「通吃」,如此正向循環下,韓國編劇生態日臻成熟,劇本能量也越來越強大。

他舉例,韓國近年創作出有口碑的戲劇和電影原創IP(智慧財產權)後,中國大陸投資者常會買下來改編重拍再播出,「這對創作人來說是很好的鼓勵,發想一套好劇本、好故事形成IP,可以不斷被使用、被改編」。

目光放回台灣,黃志翔則點出,「台灣市場本身過小的確是個限制,但並非唯一決定性的要素」。他提到,過去台灣電影有段時間也曾賣得很好,甚至熱銷海外,「只是現在好景不常」,認為台灣除了要有政策輔導,產業者自身努力也很重要。

黃志翔更以「乒乓」自勉,盼做為團隊很好的起步,「就列夫特來說,做影像會有一些社會使命在,但是我們想要透過好的說故事的方法打動更多人、影響更多人」。

盡管台灣編劇團隊創作經驗較少,但黃志翔的團隊從50歲的大師級,到30歲、20歲的新生代成員,走到拍出「乒乓」這部作品,黃志翔強調,「世代交替的工程不是完成,而是開始啟動」。

雖然目前的「列夫特」仍是個小小平台,但有不同世代同時並肩作戰,黃志翔希望,這樣的編劇團隊能夠日益壯大,吸納更多優秀的年輕人加入作戰。10612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