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陸多名律師被吊照 分析:政權不安加強維穩

最新更新:2018/05/27 12:01
中國大陸多名維權律師近期面臨被吊銷律師證,顯示中國的法治空間容不下異議之聲。圖為2017年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迴法庭內庭審的情況。(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07年5月27日
中國大陸多名維權律師近期面臨被吊銷律師證,顯示中國的法治空間容不下異議之聲。圖為2017年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迴法庭內庭審的情況。(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07年5月27日

(中央社記者張淑伶上海27日電)在充滿矛盾色彩的中國大陸,一邊是官方宣稱「依法治國」,一邊是多名律師面臨被吊銷執照。從2015年709事件至今,官方的懲治手段有些變化,不變的是中國維權律師始終承壓。

謝燕益,這個在自己律師證將被取消的聽證會上,意外引發「香港記者採訪被打」事件的當事人,24日發表退出中國律師的聲明,表達他對中國法治環境的憤慨和失望。

除了謝燕益,李和平、楊金柱、文東海、張凱這些3年前709案的當事人或代理人,近期也都面臨吊照或解聘。而早在今年1月,廣東律師隋牧青也突然被吊銷律師證,像是預示了當局整治律師手法的轉變。

若說,「害怕」可以解釋人類的很多行為,當局對維權律師採取的打壓措施,也反映了一些恐懼。

一名執業25年的律師向中央社記者解讀相關現象。他經手的案子種類繁多,橫跨刑事辯護和商業領域,近年受到官方打壓維權律師之累,也曾被限制出境。

他說,律師是揭穿「國王新衣」假象的人,一直以來在批判言論上也較為自由,因此本就不為當權者所喜,但真正讓官方忌憚的,是律師加上草根維權者所代表的力量。

這要從2015年的「709大抓捕」說起。

2015年5月,維權人士徐純合在黑龍江慶安火車站遭民警攔截,混亂中遭員警開槍射殺,當地警方事後拘留20多名到場聲援的民眾及律師,引發660名律師連署抗議。官方隨後於同年7月9日起在境內展開連串逮捕自由派律師的行動,被稱為「709事件」。

外界估計,至少有300多名維權人士、律師、律所工作人員和他們的家人受到拘押盤問,多數被釋放,但一部分仍被判刑。始終未認罪的律師王全璋,被捕至今超過1050天,仍未審理,音訊全無。

「官方怕的是知識分子和草莽人士的結合。」受訪律師以明末起義的李自成和軍師李岩的組合為比喻,說明709案為何同時拘捕了律師和草根維權者這兩類人,以及官方憂懼這兩種力量結合可能星火燎原。

他認為,相比於中國前任領導者胡錦濤、溫家寶時代「民間出招、官方接招」的模式,2012年底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後,官方對民間社會的態度已是「提前預防」,任何可能的反對或挑戰勢力,只要出現苗頭就會被壓制,哪怕官方可能是反應過度。

對政權的不安全感,讓維穩需求不斷擴張。受訪律師說,中國的法治情況也有進步的一面,像公司法等已經可以和國際接軌,但只要是涉及「政權安全」的領域,如刑事法律,就還有很多落後、不夠考慮人權的規定。

從709的抓捕,到近日頻繁採用吊銷律師證的方式,他說,這是官方壓制策略的改變。被吊照後,如果這些人仍繼續對抗當局,也可能再被抓捕,但因為不再具有律師身分,國外的律師權益團體就不會對此抗議。

本身也被吊證的隋牧青說,官方吊銷、註銷律師執業證,或祭出停業處罰,不僅是為了在律師界製造恐怖氣氛,也確實是要清除一批當局眼中的頑固分子,達到律師普遍沉默、馴服的態勢。

他認為,短期這可以達到讓律師噤聲的效果,但是時間稍長就不可能壓得住。

流亡美國的法律學者滕彪說,當局的目標是徹底消滅維權運動,對此,中國境內的律師幾乎找不到任何有效的方法應對。「當然抗爭還會繼續,但維權運動已經陷入低谷,抗爭風險在加大。」(編輯:翟思嘉)1070527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