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中國脫貧進入倒數 不乏台商援助

最新更新:2018/09/20 14:36
中國官方通令2020年全面脫貧,由台商援建的幼兒園,便座落在既貧窮且偏遠的甘肅省廣河縣紅星村。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廣河攝 107年9月20日
中國官方通令2020年全面脫貧,由台商援建的幼兒園,便座落在既貧窮且偏遠的甘肅省廣河縣紅星村。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廣河攝 107年9月20日

(中央社記者邱國強臨夏20日電)中國官方訂立2020年全面脫貧的目標後,各貧困地區在中央及地方援助下全力執行。其中,台商在中國鄉村脫貧的過程中,以捐建學校及設廠聘僱等形式的援助,扮演著一定角色。

在甘肅南部、位處青藏高原邊緣山區的臨夏回族自治州與甘南藏族自治州,分屬中國官方定義中的兩塊「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而這兩個自治州管轄的2市14縣中,就有1市11縣被官方列為「貧困縣」。

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下達2020年「農村貧困人口在現行標準下實現脫貧」的目標後,各貧困地區分別採取招攬投資設廠、發展在地旅遊、結合電商接單、改變農牧生產等方式,試圖振興原本體質欠佳的經濟環境,實現根本脫貧,取代以往現金補貼卻收效不彰的方法。

像是屬於藏區的甘南州,由於藏族的特殊風情,加上高山、高原、草原景觀兼具,且位在甘肅通往四川九寨溝景區的要道上,脫貧方式以觀光為主。當地基層官員表示,居民發展觀光的方式,部分借鑑台灣的民宿文化。

其中,與青海省一山之隔的甘南州夏河縣,部分牧民及山民蓋起了小木屋,不是建在自己放牧的草原上,就是建在散居的山谷裡。有的藏族人家,乾脆把自己家裝修為民宿,並以藏族特色作標榜。

至於少數民族人口比重高達97.5%、且都信奉伊斯蘭教的臨夏州廣河縣,在扶貧脫貧的過程中,更有不少台商幫扶的足跡。

廣河縣2014年立案的貧困人口有5.78萬人,占全縣人口的27.3%。2017年則減為3.23萬人,比重降到15.13%。縣長馬東升表示,縣政府爭取2019年底前讓全縣脫貧,在此之前,今年計劃先讓1.74萬人脫貧。

為此,陸續有台商以各種方式先後進入廣河縣,協助脫貧工作。

部分台商在負責對口廣河縣幫扶脫貧的中國大陸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引介下,先後在當地設置草莓種植基地、高效甜玉米實驗基地;並有江蘇、福建、廣東等省10家台資企業,聘用逾1000名廣河縣民前往工作;也有台灣醫師前往當地,為年長的白內障患者進行手術。

同時,台商出資為當地改建1所小學,新建9所幼兒園,並直接捐助圖書、校服、自行車、過冬衣物等物資供當地居民使用。以協助興學,提高貧困村民學童就學意願的方式,從根本上脫貧。

像是甘肅聚鼎公司便與河南台商王任生合作,今年6月在廣河縣設立扶貧工廠,承包簡單易學的聖誕樹燈泡組裝。員工則絕大部分是家庭婦女,其中一部分是貧困戶。

聚鼎主管馬剛表示,員工若能正常上班,月薪能有人民幣約1500元(約新台幣6800元),一年收入即可達1.8萬元,不但對家用不無小補,且達脫貧標準。

至於上述被沿海台資企業聘用的廣河縣民,平均月薪更可達3500元(約新台幣1萬5900元)。這樣的薪資在中國沿海省市顯得偏低,但在臨夏州卻是頗為優渥的收入。

儘管如此,廣河縣長馬東升表示,除了在2019年底全縣脫貧的工作非常艱巨外,學童中途輟學、貧戶因病返貧或致貧的現象仍然存在,加上現存的貧戶脫貧難度更高,都是脫貧工作的困難所在。

儘管馬東升的說法,反映了中國許多貧困區脫貧過程的共同難題,但他仍不忘強調,在結合產業發展及振興教育的情況下,廣河全縣依然有信心如期完成脫貧。(編輯:馮昭)1070920

中國官方通令2020年全面脫貧,台商與甘肅企業合作,在屬於貧困縣的廣河縣設置「脫貧車間」,聘用民眾組裝聖誕燈。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廣河攝 107年9月20日
中國官方通令2020年全面脫貧,台商與甘肅企業合作,在屬於貧困縣的廣河縣設置「脫貧車間」,聘用民眾組裝聖誕燈。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廣河攝 107年9月20日
中國官方通令2020年全面脫貧,位在藏區的甘肅省夏河縣民眾借鑑台灣的民宿文化,將自己家闢為民宿以增加收入,裝飾頗有藏族風格。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夏河攝 107年9月20日
中國官方通令2020年全面脫貧,位在藏區的甘肅省夏河縣民眾借鑑台灣的民宿文化,將自己家闢為民宿以增加收入,裝飾頗有藏族風格。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夏河攝 107年9月20日
中國官方通令2020年全面脫貧,位在藏區的甘肅省夏河縣牧區民眾借鑑台灣的民宿文化,將牧場闢為小木屋及餐廳以增加收入。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夏河攝 107年9月20日
中國官方通令2020年全面脫貧,位在藏區的甘肅省夏河縣牧區民眾借鑑台灣的民宿文化,將牧場闢為小木屋及餐廳以增加收入。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夏河攝 107年9月20日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