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張婷婷作品登台亞維儂 掙扎中探索既視感

最新更新:2018/07/18 08:46
出身台灣的編舞家張婷婷作品「既視感」在法國亞維儂演出,把舞台當作思緒意識的時光機,探索人們偶有經歷的「似曾相識」感。(張婷婷獨立製作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亞維儂傳真  107年7月17日
出身台灣的編舞家張婷婷作品「既視感」在法國亞維儂演出,把舞台當作思緒意識的時光機,探索人們偶有經歷的「似曾相識」感。(張婷婷獨立製作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亞維儂傳真 107年7月17日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亞維儂16日專電)出身台灣的編舞家張婷婷作品「既視感」在法國亞維儂演出,把舞台當作思緒意識的時光機,探索人們偶有經歷的「似曾相識」感。

台灣第12度參加與亞維儂藝術節(Festival d’Avignon)同步舉行的外亞維儂藝術節(Avignon Off),今年有蒂摩爾古薪舞集、真快樂掌中劇團、方式馬戲、T.T.C. Dance張婷婷獨立製作等4個團體演出。

駐法國台灣文化中心今年第4度與亞維儂的國立舞蹈發展中心(Les Hivernales-CDCN d’Avignon)合作,安排演出張婷婷作品「既視感」(Deja vu)。

音樂設計總監林經堯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此作原本發想是延續張婷婷前作「以詩之名:一棵開花的樹」,描述與記憶、前世有關的故事。人有時會在某些時刻,感覺似乎看過某些場景,猜想那是屬於前世的東西,創作到後來就把題目定為「既視感」。

舞蹈中,有舞者各自單獨表現的部分,也有集體舞動的部分。林經堯解釋,既視感分為個人的和集體的,就像舞者有個人記憶,社會作為一個整體也有一再重演的歷史。

至於音樂編排,在強而規律的節奏中,偶有停頓的空白,劇場中的寂靜凸顯了舞者的呼吸,存在感不亞於強節奏。

林經堯說,空白是刻意安排,用意是暗示歷史的殘酷,舞者在節奏停頓時感覺好像終於可以喘息,但很快音樂又開始響起,以同樣的節奏逼近,呼應「既視感」。

舞團國際公關楊亦雲說,張婷婷生長於台灣,20歲左右赴美進修,過了10年再回台灣發展舞蹈事業,她覺得自己有時走在台北街頭,明明身在熟悉的家鄉,卻像個陌生人,自己心裡有掙扎,同時她挖掘舞者內心深處的掙扎,激發他們透過肢體呈現出真實而動人的舞蹈作品。(編輯:陳惠珍)1070717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