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新聞專題
唐獎讓世界看見台灣
唐獎共有4大獎助領域,包括永續發展、生技醫藥、漢學、法治獎,都是當前社會最重要的議題,並有彌補諾貝爾獎不足的用意。

宇文所安從唐詩愛上漢學 熱情延續半世紀[影]

最新更新:2018/06/24 14:18
美國漢學家宇文所安以唐詩研究聞名,近期興趣轉向宋詞,新作探討北宋時期,詞從民間聚會伴曲而唱、以詩歌形式流傳,逐漸形成文選並改變文學形式的脈絡。中央社記者尹俊傑麻州牛頓攝  107年6月24日
美國漢學家宇文所安以唐詩研究聞名,近期興趣轉向宋詞,新作探討北宋時期,詞從民間聚會伴曲而唱、以詩歌形式流傳,逐漸形成文選並改變文學形式的脈絡。中央社記者尹俊傑麻州牛頓攝 107年6月24日

(中央社記者尹俊傑麻州牛頓23日專電)漢學家宇文所安青少年時期接觸唐詩,從此結下不解之緣。熱愛中國古典文學的他,同時抱著工作與玩樂的心態鑽研,並以談感情比喻,一旦付出時間經營,就再也分不開了。

宇文所安(Stephen Owen)1946年10月30日生於美國密蘇里州,在耶魯大學主修中國語言及文學,1972年以論文「韓愈與孟郊的詩」獲耶魯大學東亞系文學博士學位,隨即執教耶魯大學,並於1982年應聘哈佛大學,任教東亞系及比較文學系。

他的唐詩研究在漢學界聲譽卓著,著有「初唐詩」、「盛唐詩」、「追憶:中國古典文學中的往事再現」、「中國文論:英譯與評論」、「他山的石頭記」等專著和論文,是獲哈佛大學詹姆斯.布萊恩特.柯南德特級教授(James Bryant Conant University Professorship)頭銜的25名傑出學者之一。

好奇心促使宇文所安接觸中國文學,從小讀譯本就令他深深著迷,到了大學學習中文,學過多種語言的他體認到,無法抱著業餘心態學中文,想學好就得下決心,花時間與心思鑽研。

「就像一段感情,花時間經營才會長久。」宇文所安以「愛上」比喻對漢學的熱情,他說,就像人談感情也會錯愛,犯了錯才知道自己為何喜歡,做學問也是,透過學習知道如何正確解讀後,習慣慢慢成自然,也就再也分不開了。

這份熱情持續半世紀,至今絲毫未減。宇文所安說,他下苦工,也從中找到樂趣,詩聖杜甫對他這樣的研究態度影響很深,「很多人不知道,杜甫一半時間都在開玩笑,同時非常努力在他的工作上,我很喜歡他那樣」。

宇文所安提到,杜甫是中國文學史上,首位在詩中寫到豆瓣醬的詩人,即使是題材嚴肅的詩,也與玩樂關係緊密,這是一門藝術,也是發展人生志業的良好模範。

談起自取的中文名,宇文所安說,宇文源自北魏鮮卑姓氏、所安的典故是論語「觀其所由,察其所安」,比起從英文名翻譯的歐文,他更喜歡這樣半漢半胡的名字,兒子的中文名也取為「宇文成吉」。如今,宇文已成為家族姓氏,他覺得很好聽,因此用在著作出版上。

剛從哈佛大學退休的他,榮獲第三屆唐獎漢學獎肯定,也讓他對研究有新的想法:「是時候思考改變了,不再反覆做同樣的事,而是回顧一生,想想能否調整,延續之外也做些新的事情。」

宇文所安以唐詩研究聞名,近期興趣轉向宋詞,這也是他尚未出版的新作Just a Song的焦點。Song在此有雙關意思,既指宋代,也點出宋詞源於歌唱的背景。

他說,這段關於詞的故事,探討北宋開國50年後到滅亡期間,詞從民間聚會伴曲而唱、以詩歌形式流傳,到11世紀下半葉逐漸形成文選,進而改變文學形式的脈絡。作品風格多愁善感的晏幾道,是他重點關注的北宋詞人之一。(編輯:陳惠珍)1070624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