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新聞專題
709大抓捕3週年
中國大陸「709案」屆滿3年。3年來數百名大陸人權律師、維權人士或家屬受牽連,有人被判刑入獄,有人遭到嚴密監控,被稱為「709案最後一人」的律師王全璋則失去音訊,情況不明。

那些維權律師今安在?5歲稚童翹首望父歸

最新更新:2018/07/09 14:55
中國大陸「709案」屆滿3年。被稱為「709案最後一人」的律師王全璋失去音訊,情況不明。圖為今年5月26日美國「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舉行「六四」29週年紀念會,與會者同時聲援王全璋。(檔案照片)中央社 107年7月9日
中國大陸「709案」屆滿3年。被稱為「709案最後一人」的律師王全璋失去音訊,情況不明。圖為今年5月26日美國「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舉行「六四」29週年紀念會,與會者同時聲援王全璋。(檔案照片)中央社 107年7月9日

709大抓捕3週年(中央社台北9日電)「假如對眼前的不公義置之不理,我將無法吃睡」,中國大陸維權律師江天勇曾對憂心的妻子這麼說。而此刻的江天勇,正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獄中服刑。

2015年5月,大陸民眾徐純合因不明原因在黑龍江慶安火車站被攔截,混亂中遭警察開槍射殺。當地警方事後拘留20多名到場聲援的民眾及律師,引發660名律師連署抗議。官方隨後於同年7月9日起在境內展開連串逮捕自由派律師及維權人士的行動,外界稱為「709事件」。

據設於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截至今年7月7日,因709事件而受影響的多達321人,其中吳淦、胡石根、翟岩民、周世鋒、勾洪國、李和平、謝陽等維權人士或律師,先後因「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判刑3至8年不等。有人獲緩刑但遭嚴密監控,有人則仍身繫獄中。

709大抓捕發生後,江天勇於2016年底在看望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後與家人失聯;2017年6月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批捕;2017年11月被判刑2年。

今年5月,江天勇在家人探視時告知,他每天在非自願的情況下服用兩次不明藥物。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事後對媒體說,他的記憶力嚴重衰退,連家人電話和孩子上幾年級都記不住,懷疑與他被迫服藥有關。

江天勇在709事件爆發後一年多被逮捕,期間他不斷為涉案人士奔走,即使面對當政者持續威嚇和生活的困難,也未曾卻步。

金變玲曾對媒體提及,她一度嘗試勸說江天勇別再插手「敏感」案件,江天勇卻回答說,假如他對眼前的不公義置之不理,他將無法吃睡。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今年5月訪問中國大陸前,金變玲寫信給她,尋求梅克爾關注709案和江天勇的情況;求助者之一也包括另一名深獲好評的著名人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

王全璋在709事件後與家人失聯,官方直到2016年1月才宣布「逮捕」王全璋,並指控他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羈押於天津市第二看守所。2017年2月,天津市檢察院正式起訴王全璋,但直到目前,家人和代理律師都無法見到王全璋。

失去夫婿音訊1000多天的李文足心境難以形容,她曾20多次到大陸最高司法機構(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控告天津當局,但不是被暴力驅趕,就是遭推諉,始終沒有王全璋的任何消息。

今年4月4日,李文足更徒步赴天津尋夫,途中卻遭官方攔截並送回北京。

王全璋5歲的兒子已經3年沒見到爸爸。可能是媽媽的憂慮感染了他,他不時問起爸爸的情況,不斷追問被稱為「709案最後一人」的爸爸是否已遭遇不測。

李文足告訴媒體,她聽到兒子這樣說真的很心痛,不知道怎樣回答,但即使尋找丈夫的路非常崎嶇,她也不會放棄。(編輯:周慧盈/林克倫)1070709

地機族